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公司新闻

2018年中国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双边贸易全景图(附中国和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进出口数据)

非洲和大洋洲对外贸易发展现状总览

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对外贸易总额全球占比总体下滑

除了亚洲、欧洲、美洲以及独立国家联合体(CIS)以外,全球对外贸易主要集中在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根据WTO数据,2012-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的对外贸易总额波动下降,占全球贸易总额的比重总体不断下滑。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对外贸易额为2.66万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3.8%,占全球对外贸易总额的6.8%。

 图表1:2012-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对外贸易总额及增速(单位:万亿美元,%)

 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出口贸易额加速增长

在出口贸易额方面,2012-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出口贸易额总体呈波动下降趋势,但在近两年有明显增长。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的出口贸易额为1.44万亿美元,同比加速增长了22.2%,占全球出口贸易总额的7.5%。

图表2:2012-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出口贸易额及增速(单位:万亿美元,%)

 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进口贸易额小幅增长 

在进口贸易额方面,2012-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进口贸易额波动变化,占全球进口贸易总额的6-7.5%之间。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等地区的进口贸易额为1.21万亿美元,同比小幅增长了5.2%,占全球进口贸易总额的6.1%。

 图表3:2012-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进口贸易额及增速(单位:万亿美元,%)

非洲和大洋洲主要国家对外贸易发展现状

2018年澳大利亚对外贸易额远超其他国家

非洲和大洋洲的主要疆域位于南半球,其中,南非和摩洛哥是中国在非洲的主要贸易伙伴,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则中国在大洋洲的主要贸易伙伴。从这4个国家与中国的相对位置来看,南非、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均位于中国南边,水路交通运输均十分便利;而摩洛哥作为连接欧洲、非洲和美洲三大市场的交通要道,占据了地中海通往大西洋的门户,也是中国走进非洲的必经之地。

图表4:非洲和大洋洲对外贸易主要国家地理位置分布

从对外贸易总额来看,2018年,在南非、摩洛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4个国家中,澳大利亚的对外贸易总额最高,为4840亿美元;南非是非洲对外贸易第一大国,其对外贸易总额为1876亿美元;此外,摩洛哥2018年的对外贸易总额增速最快,高达14.2%。

 图表5: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主要国家对外贸易总额及增速(单位:亿美元,%)

 南非、澳大利亚贸易顺差,摩洛哥、新西兰贸易逆差

从对外贸易差额来看,2018年,南非和澳大利亚是贸易顺差国,澳大利亚的贸易顺差远大于南非;而摩洛哥和新西兰则是贸易逆差国,其中,尽管摩洛哥的对外贸易总额在4国之中最小,但其贸易逆差却高达224亿美元。

图表6: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对外贸易主要国家进出口额及差额情况(单位:亿美元)

 中国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双边贸易现状

2018年中国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的贸易额均有增长

从中国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双边贸易总额来看,2018年,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双边贸易额最高,达1431.3亿美元,远高于其他3个国家。此外,从增速来看,2018年,中国与南非、摩洛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贸易额均有增长,其中,中摩贸易额增速最快,达22.17%。

 图表7:2018年中国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双边贸易总额及增速(单位:亿美元,%)

2018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外贸依赖度最高

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对外贸易对中国的依赖度来看,澳大利亚对中国市场的外贸依赖度最高,达29.57%,明显高于新西兰、南非和摩洛哥;摩洛哥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度最小,依赖度仅为6.64%。

 图表8: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主要国家对外贸易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度(单位:%)

2018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对中国是贸易顺差方

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与中国的进出口数据来看,大洋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对中国是贸易顺差方,两国的贸易顺差分别为320.9亿美元和9.9亿美元;而非洲的南非和摩洛哥对中国则是贸易逆差方,表明这两个国家从中国的进口需求相对旺盛。

 图表9:2018年非洲、大洋洲主要对外贸易国家与中国的进出口额及差额情况(单位:亿美元)

南非对全球和对中国的贸易结构差异最大

在看到贸易顺差、逆差时要保持一个正确的认知,贸易顺差/逆差产生是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国际分工和全球产业高度融合的成果。国家之间共同构成完整的产业链,经济连骨带筋、互利共赢,不可把贸易逆差当作“吃亏”。贸易顺差/逆差与两国经济结构、发展阶段特点和国际产业分工等紧密相关。

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的顺/逆差情况来看,摩洛哥和澳大利亚对全球和对中国保持相同的贸易结构,其中,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贸易顺差是其对全球贸易顺差的1.1倍,占比最大。而南非和新西兰对全球和对中国的贸易结构不同,其中,南非对全球和对中国的贸易结构差异最大,其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远远超过了其对全球市场的贸易顺差。

 图表10: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对外贸易主要国家逆差/顺差情况(单位:亿美元)

中国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双边贸易产品格局分析

中国对非洲和大洋洲的矿产品、植物产品进口需求旺盛

对比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对全球和对中国出口的产品结构来看:第一,横向来看,各国资源禀赋、技术禀赋不同,从而出口产品结构各不相同,其中,新西兰出口到全球和出口中国的产品结构相似性最大,前五大类产品重合性最高。第二,纵向来看,非洲和大洋洲主要国家出口到中国的前五大类产品中,矿产品、植物产品出现频率最高,表明中国对非洲和大洋洲的矿产品和植物产品进口需求旺盛。

 图表11: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对外贸易主要国家主要出口产品对比

 中国机电产品在非洲和大洋洲市场具有出口优势

对比非洲和大洋洲主要国家从全球和从中国进口的产品结构来看:第一,横向来看,各国资源禀赋、技术禀赋不同,需求也必然不同,导致进口产品结构各不相同,其中,南非和摩洛哥从全球和从中国进口的产品结构相似性最大,前五大类产品重合性相对更高。第二,纵向来看,非洲和大洋洲主要国家从中国进口的前五大类产品中,均有机电产品,表明中国机电产品在这些国家中具有出口优势。

图表12:2018年非洲和大洋洲对外贸易主要国家主要进口产品对比

中国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和地区双边贸易趋势分析

总体来看,中国与非洲、大洋洲主要国家和地区双边贸易仍将向好发展。

对于非洲来说,2018年中非贸易额达到2042亿美元,同比增长20%,中国已连续十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一方面,非洲资源类产品丰富,而我国工业制品具有相对优势,中非经济具有显著互补性,两者间贸易仍然有较大发展空间;另一方面,中非贸易结构也将持续优化,中国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对非出口金额不断上升,而我国自非洲进口的非资源类产品也将显著增加。此外,2018年以来,非洲大陆的自由贸易区建设、非洲单一航空运输市场建设以及非洲的人员和商品自由流动都在提速,这些均和中国“一带一路”五通理念高度契合,将为中非贸易带来新机遇。

对于大洋洲来说,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均有大豆、小麦、玉米、畜牧等农业资源优势,而中国工业品则在大洋洲具有明显优势,也为中国和大洋洲的贸易往来奠定了基础。此外,中国与大洋洲的双边贸易还在不断迎来利好,例如,中国与澳大利亚自2019年1月1日起,所有进入澳大利亚的中国商品均免征关税,将进一步促进中澳双边贸易发展。

图表13:中国与非洲、大洋洲国家(地区)双边贸易向好发展

更多深度行业分析尽在【前瞻经济学人APP】,还可以与500+经济学家/资深行业研究员交流互动。